那場病房「洗禮」讓我走出低潮

未提供相片說明。
文/豆鳳萍

猶然記得幾年前發生了一場車禍,左膝蓋骨折打了二個鋼釘,車禍前我的狀況很糟,當時在教會還有聖誕劇和敬拜的服事,內心可以說無熱情服事,許多問題接踵而來我選擇用情緒綑綁自己,主日一樣上.服事一樣服事,但回到現實生活選擇自己的方式來解決問題,無數夜裡眼淚濕了又乾、乾了又濕,幾次的崩潰自私的喊著:「主啊!帶我走,拜託祢!」


那段日子身心靈既軟弱既無助,讀經、禱告、小組已完全無心,唯有聽詩歌讓我覺得還僅有像基督徒生活,但詩歌聽進耳裡心卻空空的,某個夜晚在哭泣的我聽到一首詩歌“一粒麥子”,眼淚嘩啦啦流個不停,從那時刻開始聽詩歌只聽這首,一直循環著。

隔幾天,碰!我車禍了,住進醫院的第一晚內心跟神懺悔著,我說:神啊!請原諒我這自私的女兒,我怎麼去質疑你對我的愛,把你推走了呢?在病床上聽著耳機裡循環的“一粒麥子”詩歌,我舉著雙手,流著淚,內心吶喊著:「主啊!我願意,為了祢!」

住院期間五姊鳳芝來照顧我,和她分享著最近不知為何好喜歡聽《一粒麥子》和其感動,那天醫院剛好空調壞掉醫院非常悶熱,剛開完刀第三天頭髮因油性關係,早已油膩膩變成一條一條的,和五姊聊說不知道這裡醫院有沒有那種來醫院洗頭服務的,我們的對話被隔壁簾子後的護理師聽到,她拉開簾子說:「我們有認識的人可以給妳電話,要先打電話不確定會來嗎?很久沒看到她了。」接過電話紙條開心跟五姐說:「你要提醒我下午三點打給她。」

過幾分鐘一位姊妹來看我,和她分享這幾天內心的感動,在聊天過程中不知為何一直提三點打電話的事情,五姐說:「妳怎麼一直提?不會忘啦!」姐妹說:「對啊,不會忘啦!」

剛說完話,一位白髮穿著紅色刺繡上衣深色長褲的婆婆,探著身喊:「有沒有人要洗頭啊?」我愣了一下再和姐妹們對看,怎麼那麼剛好呢?回過神的我趕快舉手大聲說:「我要洗頭!」婆婆說:「妳很幸運喔,我已經很久沒來今天剛好來,想說洗完進來問你這間看看。」

婆婆著手拿洗頭工具,邊準備邊跟她聊,問她:「有護理師跟妳提我要洗頭嗎?」她回答:「沒有喔。」我開心的說:「今天一直提要打電話妳就出現了!」

她看起來是位健談開朗的婆婆,笑容一直掛在臉上,動作俐落地準備著,也不要我們幫忙,我們直稱讚她好厲害喔!
準備好東西的婆婆說:「我要調整床高低度。」她彎下腰幫我搖完床,突然抬頭問了一句:「妳是信耶穌的嗎?」我又愣了,看了看姐妹,又看了看四周,心想有讓她覺得說出「妳是信耶穌的嗎?」但完全沒有啊!我慢慢回說:「對,我們都是信耶穌的。」內心想也太巧合了!

她開始替我洗頭邊分享她信主很多年了,信主後開始幫人洗頭傳福音給人,現在已經八十幾歲,雖看不懂字,聖經是聽道一字一字背下來,婆婆陸續念了許多節經文,那聲音鏗鏘有力,接著說:「在地上我要服事神,回天家時會有黃金路金碧輝煌的家.美麗的花園迎接我。」

婆婆問我:「妳腳怎麼啦?」我說是「車禍」,婆婆說:「沒關係,妳會好起來,無論發生什麼事情,神都會陪你走過去。」我輕輕回她:「我之前狀況不好。」她看著我邊髮洗邊說了一段經文:「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們,一粒麥子不落在地裏死了,仍舊是一粒,若是死了,就結出許多子粒來。愛惜自己生命的,就失喪生命;在這世上恨惡自己生命的,就要保守生命到永生。若有人服事我,就當跟從我;我在哪裏,服事我的人也要在那裏;若有人服事我,我父必尊重他。」(約翰福音12:24-26),那一瞬間我愣住了,內心波動著,婆婆繼續說道:「我們要為主服事,我不識字我就是要來為祂傳福音,我不害怕,反而越服事越快樂。接著說:「我現在要幫妳沖水喔!」當她拿起勺子舀水,當水淋在我頭髮時,浮現了我受洗的畫面,接著說:「若有人在基督裡,他就是新造的人,舊事已過都變成新的了。」(哥林多後書:5:17),一股暖流從頭到腳充滿著,我留下了眼淚對婆婆說:「妳就像天使一樣就這樣出現在我眼前。」婆婆笑著說:「感謝主,單純傳福音就很喜樂,洗一個頭傳一次福音,一定要相信祂,絕對不能放棄祂,要服事祂,越服事越快樂。」洗完頭後跟婆婆說:「謝謝妳,妳的話語就像神安慰了我。」

這經歷過程讓我更加堅定相信神一直都在,不是要擁有什麼就是好,上主日就是愛主、服事就是愛主,而是我們的那顆心,願意在祂面前承認自己是個罪人,甘心樂意的服事祂愛祂,正如婆婆所說的「單純的心服事,就越快樂」。
人在絕望之處常常就是神大能的彰顯,因為神在信心之處工作,有時候越艱難的情況越顯出信心寶貴,主在每個人的生命中一直給我們恩典,但領受恩典前,我們要先願意破碎自己來經歷祂,感謝主!讓我經歷這一切。